RMINO

爱窝俊,爱mino.我还没有坑,我还在坟墓里挣扎

Souler 3 【南糖】南(医生)×闵(作家)

明天2.22我前基友生日快乐,老牟,我永远爱你,但我真的很渣、说话真的很不算数,对不起(`・ω・´)。我知道你不会看的。闵骑已经走了,渣俊骑只好原地写文忏悔~

另这个俊俊写得有点单蠢,ooc严重.窝俊明明是个老司机的(#^.^#)无聊流水账慎入

Souler1在这里

Souler2在这里

 

果真如闵玧其所说,两人当晚什么都没干,就只是睡觉。

 

不过后来他们又睡了很多次,很多很多次。不知是因为刚分手的金南俊先生太过没有安全感,还是因为第一次与年上男交往的新鲜感解锁了金南俊的恋爱新姿势,从小就独立又懂事的金南俊先生变得格外黏人。从小到大都习惯了被人依靠的他第一次感觉可以自己也可以适当依赖下别人。比如前段时间,科室打算派他去另一个城市参加一个不太重要的学术论坛,金南俊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因为他想去另一个城市找正出差签售的闵玧其。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金南俊特意穿了闵玧其很喜欢的横须贺棒球服装嫩,戴了鸭舌帽。装成闵玧其的普通粉丝拿着书和纸笔可怜兮兮地排队等签名,签完名字并收获了闵玧其的白眼后,金南俊赖着不走,他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那些对闵玧其犯花痴的少女读者们,心里美得不行,闵玧其一高兴还报销了他来往的路费。再后来,金南俊除了工作时间之外,就几乎都窝在闵玧其这里,以至于金南俊自己租住的公寓长时间没人住快成了鬼屋,房租交得不如以前及时,被房东打着电话教训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金南俊没事就看着闵玧其写作,时不时基于自己还算深厚的文学修养给闵玧其提点建议。有些要求不高的专栏文章啊影评啥的闵玧其会直接扔给金南俊写。两个都很自律的人生活节奏还算一致,慢慢地腻在一起居然成了习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休息日,金南俊接完房东催他交房租不交就滚的电话后终于腆着脸向闵玧其提出自己想要搬到他这里同住的建议。都是交房租,交给原来公寓那个阴晴不定的更年期大妈不如交给同样阴晴不定的闵玧其。金南俊心里想着。闵玧其正在削苹果,听见了跟没听见似的,嘴一直微微撅着没表情也没动作。就在金南俊心里打着鼓越来越没信心想要找点借口回绝这个提议的时候。闵玧其倒发话了。

 

“行啊,你来吧,不过咱们的关系·······还不能算情人,你要想清楚。”闵玧其咬了口苹果。

 

没答应跟他在一起,但是同意了他提出的住在一起的请求。金南俊不是玻璃心,听了闵玧其的回答他还是挺高兴的,人要知足,不能太作,固定的温存,固定的住所,虽然还没得到真心,但比起原来那段时常要倒时差视频或电话做爱的恋情已经是太不容易了。至于和闵玧其究竟是什么关系,金南俊也没多想,毕竟他也真的很忙。

 

“我会付你房租。”金南俊嚼着面包诚恳地看向餐桌对面的闵玧其。

“哼。”闵玧其鼻子里出了口气,“我不需要,就你每月那点钱,还是存着以后娶老婆吧。”

金南俊脸一红笑了笑,“娶什么老婆啊,我这样儿的哪还能娶老婆,祸害人家女孩子的就不是男人。”

“那你就来祸害我了?可是我会在乎你那点房租?”闵玧其咯吱咯吱嚼苹果,小尖下巴随着咀嚼动作微微错位。

金南俊露出了老实人的笑容点点头。他知道他这哥心好,对谁都是先照顾后嫌弃,越照顾越嫌弃,就是嘴上带刺儿,说话不好听。他知他真不在乎,但还是问道,“那我怎么补偿你啊哥,你又什么都不缺,我也不能白住你这··········”

“嗯······”闵玧其抬手指把咖啡机勾到自己面前来,一圈一圈转着咖啡机的长柄,他歪头想了想,云淡风轻地说了句,“你在床上好好表现就行了。”

老实人金南俊听罢一个使劲儿把三明治里的番茄酱挤了出来,蹭得嘴边一片血红。他知道他哥说这话其实一点都不云淡风轻,虽然脸上还是一副没表情的样子,其实耳朵都红了。他咧开鲜红的嘴角朝闵玧其傻笑,对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说道:“好的,哥!你等着,我今天晚上非得射七回不可,射不满七回咱都别睡觉!”

 

“滚。你快迟到了。”

 

 

 

当天晚上等刚洗完澡浑身湿漉漉的闵玧其爬上床来的时候,金南俊很贴心地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同时大张双臂做了个拥抱前的准备动作。闵玧其看着他愣了三秒,但还是扔掉毛巾很给面子地钻进了金南俊的怀里。金南俊不动声色地环住闵玧其,轻而易举地利用身高优势把他哥往自己怀里带,金南俊内心暗爽着拿手一下一下抚摸着闵玧其的头发,动作充满慈爱之情,就像摸一个小孩,这直接引起了闵玧其的抗拒。

 

“抱就抱了别摸我的头。”闵玧其咕哝着,“滚。”

 

金南俊一听赶紧缩回手。他赶紧重新恢复了年下男友应该有的乖巧,赶紧讨好似的攀住了闵玧其的肩膀把下巴磕儿往他哥锁骨窝里送再次抱住他。一向聪明的金南俊就不明白了,这哥都给自己操了怎么就不能摸一把头发了呢。上回他俩出去逛街也是,金南俊想牵闵玧其的手,牵了好几次都被甩掉了。喊老婆会炸毛,喊老公又嫌太恶心。

“我有名字啊,你叫我名字啊,什么老公老婆的。恶不恶心。”闵玧其说。

“谁都能叫你名字啊,门卫大爷都能喊你闵玧其,我能跟他一样吗?”金南俊喊。

“有什么不一样的,恕我直言,你老了不一定有他帅呢。”闵玧其撇嘴。

 

金南俊是真的很拿他没辙。刚认识时候的那个善解人意得很明显的闵玧其遥远得仿佛镜花水月。

 

可金南俊还是不想撒手,他试了使劲把闵玧其往怀里按,两人的双臂重新交缠一起,他突起的肩胛骨恰好抵着闵玧其的喉结,闵玧其皱了皱眉环抱住他,像抱着一只撒娇的熊。瘦子抱瘦子是什么感觉?一点也不舒服,像是抱住一副骨架搂住一团空虚。金南俊的手不故意地摸上了他哥的腰,顺势解开了闵玧其只扎了一个结的浴衣带子。

 

 

有天趁着门诊的空当,金南俊掐指算了一算,他去年九月份碰到的闵玧其,在一起又有小半年,双鱼座的闵玧其生日快到了。金南俊单手托腮琢磨着给闵玧其点什么惊喜。南俊不是个细心的人,前男友甚至自己的生日常常忘记,可闵玧其的生日不能忘,金南俊想要尽自己所能把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情做得好些。闵玧其喜欢熊本熊,南俊送了好几个给他,可闵玧其整个书房架子上全是熊本熊,再喜欢也会习惯。

 

 

思来想去了好几天,金南俊终于想到了一个为闵玧其庆生的好方法。他联系了主管闵玧其的编辑,又从编辑那里联系到了闵玧其合作出版社的负责人,想拜托负责人在闵玧其生日那天在某书店举办一个小型签售会,届时金南俊会打扮成普通女粉丝到场。为什么要打扮成女粉丝,金南俊自然有他的小算盘。装成普通粉丝的戏码闵玧其已经看过了了不稀罕。这次金南俊撒个娇扮成女粉去找闵玧其花式告个白索个吻什么的比较自然,不用担心会引起骚动。还有想到闵玧其认出自己之后六分嫌弃三分无语一分感动的尴尬表情金南俊就笑得合不拢嘴了。他特意去网上淘了好几套大码女装和几顶假发,其中有一套月野兔cos服,一套领结毛衣学生裙。

 

“还不错,”金南俊穿着cos服戴着黄色长假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他第一次穿女装,丝袜勾住了脚趾,裙子穿了好久。金南俊在镜子前面打着转。挺可爱的,金南俊评价自己。无视掉自己暴起肌肉块的小腿和大蹄子的话。就是皮肤有点黑,金南俊伸直了腿试了试高跟鞋,腿毛也得好好刮啊。

 

打扮成月野兔后焕然一新的金南俊给负责人打去了电话。他的语气很真诚,向负责人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很多好话。“拜托您了,租用场地的费用我来出,书店那边我来联系,您请不要告诉玧其他生日的事,就说书店和粉丝临时要求办的,他那么工作狂肯定会答应去。”金南俊这边拿着手机一脸认真小心。

“·····好吧。”电话那边犹疑了几秒钟,好在仍然答应了。“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你跟闵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金南俊没答上来。他舌头抵着牙床没发出声音,脑子却飞快地转了起来。闵玧其虽然一直只把写作当爱好,没什么野心,但去年刚刚顺势加入作协,也算半个体制内的人。现在就对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出柜恐怕没有任何好处。

 

哈哈哈。金南俊大笑三声缓解一下气氛,说道:“刚刚心情太过急切,让您误会了很不好意思~我叫金南俊,是闵玧其SH市粉丝协会的会长的男朋友,我女朋友呢,超级喜欢闵先生的文笔和才华,喜欢了很多年,喜欢的我都有点嫉妒了。唉。”金南俊摸了摸头发,强行制造出一个悲伤的停顿,“但是······您知道的,我那么爱她,非她不可,于是我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在那天现场跟她求婚。”

“哦哦。”负责人听了十分感动,赶紧点头应允,但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求婚一定要在闵玧其生日这天而不是令择吉日。

“我女朋友能得到他偶像的祝福肯定是终生难忘的,左手牵着自己男朋友,右手牵着自己偶像,简直幸福到不行诶~您想想,是不是。”金南俊把自己带入了虚拟的女主角位置并放飞了想象的翅膀。被世界上最帅最有才华的两个男人爱着!天哪,多么幸福,他拿手指擦了擦干涸的眼角。

“·······嗯,我明白了。不过既然是送给女朋友的惊喜,我建议还是跟事先跟闵先生说一声,”负责人十分负责,他立刻拿过桌面上的日历,在3月9号上画了个圈,另外又拿了一张纸开始写活动策划。“我们可以布置个浪漫的主题,提前为二位准备些情侣礼物什么的,闵先生完成签售之后也可以与二位合影留念。”

em········金南俊陷入了沉思。“好,”他说,不知怎的,他突然有点紧张。在众目睽睽之下跟闵玧其互动,他还从没有过。

“那······您的名字,请再说一遍好吗?”负责人把手机按了免提,手指捏着笔在纸上飞速写着。“········金、金南俊。南边的南,英俊的俊。”金南俊声音小了下去,奇怪,他以前说名字的时候都超级自信的。

“好的,那么您的女朋友名字叫什么呢?到那天我社会提前给二位准备礼物。”负责人对自己负责人的态度很是满意。更何况还促成了一段姻缘,真是件与人为善的大好事。

“嗯····他······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他的英文名是Suga,糖果的sugar去掉r,他是个像糖一样纯白善良的人。我很爱他。麻烦您了。”

“好的。你放心吧。那天会让二位满意的。”负责人手指一划正要挂电话,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谢谢你。”金南俊捧着手机陷进了椅子里。

 

Tbc

 

又没写完~晚安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