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INO

爱窝俊,爱mino.我还没有坑,我还在坟墓里挣扎

一事无成【南硕南】-屌丝paro/短,一发完

:直男的暧昧,有女性角色,不喜误入么么哒

:黄片店老板和小餐馆老板的故事,里面所有的日本名儿全是av女优。

;黛米摩尔,人鬼情未了女主角

 

2002年——

呼噜大王金南俊昨天罕见地没有睡好。

他租住的店面隔壁从凌晨起就开始响起吱吱啦啦的噪音,还伴随着桌子和椅子推拉摩擦地板的尖锐怪声。一向睡觉很沉的金南俊在黑暗中皱皱眉头咂咂嘴,在自己窄窄的钢丝床上翻了个身。

噪音还在持续。

他摸索着摁亮枕头旁边的闹钟,表盘显示:06:38。远远不到金南俊的起床时间。

铛铛铛。隔壁又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金南俊拿手锤了一下枕头,叹了口气,干脆起床。

 

金南俊在这座城市郊区的一座三流大学门口有个窄窄的店面,面积不到十平,塞满了各种磁带、CD和碟片,还有一台电视一张床。这是个音像店。金南俊是店主。

 

他小时候家庭条件不错,成绩也还可以。本可以有不错的前途。可不知是受了谁的蛊惑,这孩子偏偏在升高中的前一年迷上了音乐,还大张旗鼓地搞了个乐队。结果音乐最后没搞成,学业也荒废了。

 

音乐梦破灭后金南俊爸妈出钱给他在离市中心颇远的,这座城市唯一的一座大学门口开了个音像店,想来是疼惜这个儿子实现不了的梦想还有他不是很好的身体。金南俊从小又高又瘦,怎么都不像是能做重活的男人。开个小店能养活自己刚刚好。

金南俊每日睡到自然醒便开张,一开门便会有学生陆陆续续光顾,生意一直还算不错。

 

在通讯工具还是bp机的零几年,刚刚远离家乡逃脱爸妈桎梏的大学生的娱乐活动其实是很匮乏的。宿舍几个人合伙买一个影碟机,租些碟片看看是个不错的选择。

 

金南俊很快摸清了学生们的口味。

他可以在学生们支支吾吾的语气、躲闪的眼神和含沙射影的描述中读出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然后微笑着拿出一张或几张日本新出品的色情录影带递给他们。内容是单纯的活塞运动,封面都是普通电影的封面,冠以广岛之恋、乱世佳人这样堂皇的名字。即使不小心被人抓包也可以狡辩自己只是在看浪漫爱情片的好东西。

 

金南俊的生意越发的红火起来。

 

金南俊穿好裤衩拖鞋蹲在门口刷牙漱口时他才发现自己来了邻居。

他含了口水往旁边瞅了瞅,发现自己旁边一直租不出去的店面竟然租出去了。看着里面摆放的桌凳南俊明白了这是要开一家餐馆,同样他也明白了昨晚恼人噪声的来源。

 

不过他是个好脾气的男人。做生意都不容易,深夜搬家想在清晨开门他完全可以理解。

 

“金老板!”金南俊的思绪被向他走来的男生打断。

 

“哦,你来了。”金南俊赶紧把水吐到一边抬手使劲把卷帘门一推到顶,咧开嘴摆出了一个职业笑容。

 

“金老板,你上回拿的片子我哥们都超级喜欢,被隔壁宿舍借走了,我再来借点别的,下次一起送回来。”男生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倒也大方坦诚。

 

“好,跟我来。”金南俊领男生进屋。

 

送走了一拨拨男生金南俊终于得空做些喝口水。他收拾了收拾影碟机旁边堆得山高的片子,抬头一看表,已经到饭点了。他正寻思着关店出去吃口饭的时候,隔壁新来的生意人敲门过来了。

 

“你好你好!”金南俊赶紧站起应门。

 

貌似是一对夫妻。

 

南俊看看他俩,长得真是好看。男的比他矮上一些,肩膀却很宽,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鼻若悬胆,嘴唇微厚柔润,像是涂了唇膏。再看女的,金南俊突然睁大了眼睛。

 

原来夫妻相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女人比男人矮了一头,是个标准的浓眉大眼鹅蛋脸美女。

“你好啊,邻居。”男人率先开口,他伸出手,“我叫金硕珍,这个是我未婚妻,我们昨晚刚刚搬来,如果打扰到您了很抱歉。”

 

“没有没有,”南俊赶紧把手伸过去握住,男人的掌心干燥温暖。“这么巧,我也姓金,叫金南俊,大家都做生意都不容易,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诶,那是‘人鬼情未了’吗?”男人漂亮的未婚妻突然瞪大了双眼,有些惊喜地指着货架上摆得相当明显的一张碟片。

 

“阿珍,你想不想看那个啊~我一直听说人鬼情未了很不错,还没有看过。”未婚妻兴奋地拽拽阿珍的胳膊,却微嘟着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南俊。

 

“小雨你·····”阿珍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歪歪头笑笑也拿眼睛看着南俊。

 

额·····金南俊在心中大呼卧槽。

 

“人鬼情未了是很不错,超级好看,”他很想这么说,可是他不能,他赶紧踮起脚尖从货架顶端拿下那张碟片牢牢捏在手里放在身后。

 

因为这不是真正的人鬼情未了。这是张有着人鬼情未了封皮的苍井空主演的色情录影带,还带SM。

 

“不好意思,”金南俊脸登时烧了起来,“这张片子昨天学生借的时候不小心划了,划得还挺厉害。怕是放不出来。”金南俊一撒起谎来就磕磕巴巴,“这、这样吧,你们先回去等等,我打个电话让人送一张过来。拿到了我就给你送过去。”

 

“·······”阿珍和小雨都愣了。

“对不起对不起。”金南俊一边微微弓着腰道歉,一边想着再也不把这种片子随便摆了。他的脸颊红一阵白一阵,囧得快要晕厥。

 

好在小夫妻俩很快回过神。“没事没事。”阿珍笑着说道,摆摆手。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饭盒。南俊这才看到他手里一直提着个东西。

 

“嗯,这是我们做的便当,给你带了一份,我们来这也是做便当的,你什么时候饿了直接过来吃,不用付钱。”

“嗯。”小雨也微笑地看着他点头。

 

“·······谢谢!”南俊双手接过,又惊又喜笑得像个傻子。他在心底默默感慨自己遇到了好人。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静。金南俊凑了个时间把真正的人鬼情未了碟片送过去了。他一直有这个碟片,就躺在他的影碟机里。这个电影他很喜欢,沉迷到基本一周都会看一遍。虽然从初中起就阅片无数的金南俊一直深谙直男钟爱女人的各种姿态,你若问他他必会滔滔不绝地像你描述开来,什么丰乳肥臀如苍井空啦,什么娇小可爱如樱井莉亚啦,什么楚楚动人如森芽滴云云,可他最喜欢的女人样子还是当属人鬼情未了女主角黛米摩尔的样子。

 

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女人,大眼剑眉,纯净中带着坚定的眼神。简单的条纹衬衫配着直筒工装裤,简洁而性感。金南俊的小店不时有女大学生光顾,其中不乏青春靓丽光彩照人者,但却没有一个能入金南俊的法眼。

所以金南俊闲着也是闲着,就把人鬼情未了这部片子看了大约七七四十九遍。

 

自己那张片子肯定是不能送的,因为自己还要看,于是金南俊特意去城南的影碟市场淘来了包装很精致的人鬼情未了蓝光版。他再三向老板确认这是真的电影而不是披着电影皮的饭岛爱或波多野结衣,气得老板挥着苍蝇拍想揍他。

“是真的是真的都他妈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快给我回去你个臭小子。”

“哎呀我知道呀老板,这片子是我要送人的不是我要看所以得谨慎一点儿。”

“我知道啊就算弄错了人家小夫妻俩看了感情更好了还不得谢谢你。”

“·······”金南俊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快走吧快走吧,少看这些片子赶紧找个老婆才是正经事,”老板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清瘦小伙子,心又软下来。

“我哪有看很多这种片子啊,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金南俊撇撇嘴把碟片塞进挎包里,转身就走。

“哎你小子还没给钱呢!”

 

 

南俊一直以为他俩做饭如此好吃都是阿珍未婚妻小雨的功劳,没想到他拿着碟片迈进餐馆门儿的时候,发现穿着围裙做饭的竟然是阿珍。

 

阿珍里面穿着件衬衣外面套个素色围裙正在灶台旁边儿忙活,围裙上很干净,没什么污渍。他正小心翼翼地切着洋葱和肉片,还一边往锅里倒油。吸油烟机轰鸣着,掩盖了金南俊进门的脚步声。小雨在一旁很安静地坐着看杂志。

 

“哦。你来了。”阿珍看见了他,没放下手中的炒勺儿。他把葱花儿和蒜末儿扔进炒锅,房间里瞬间弥漫着爆锅的香味。

金南俊没忍住狠狠吸了一下鼻子。

 

“没想到是你做饭啊。”金南俊挑了个椅子坐下了,他搓搓两手看着阿珍,“我一直以为是小雨做饭呢。”

“哪有啊,”小雨翻着杂志抬头。“是阿珍啦,他做饭超级好吃的!如果我做饭的话,怕这个店就没人来了。”

 

“哈哈。”大家都没憋住笑了。

 

南俊留下来跟小雨和阿珍一起吃饭。期间大家其乐融融地交谈,金南俊把碟片送给了小雨,阿珍要掏钱包被金南俊拦下了。

 

“哥,你大我两岁,我以后就叫你珍哥了好吧?!你好意思给你弟弟钱吗?”金南俊呷了一口啤酒。

“你····你也不容易。”阿珍人很实在,只是嘴皮子没金南俊溜,说不过他只好点头陪南俊喝酒。

金南俊才明白他们虽然是邻居但是忙的时间完全是不一样的。金南俊上午和下午最忙,饭点时间最闲,跟阿珍他们正好反过来。弄清这点之后,基本上每天到一到饭点南俊就会关上门一会儿,来阿珍这里帮他收收钱打扫打扫卫生之类的。

每次来南俊都会感叹阿珍真是个太好的男人,长得好性子好还无微不至地疼老婆,自己毛毛糙糙地活了二十多年是万万比不上的。

“哪有啊,南俊,你现在就是没有爱人,等你有了爱人,就明白了。”阿珍边给小雨削苹果皮儿边打趣他。

“但愿吧。”金南俊说。

 

有次小雨不在。阿珍自己一人儿在厨房忙得团团转,外面还有不少等位的。金南俊关了门赶紧冲进来给阿珍打下手。

“小雨呢?”金南俊接过阿珍手里的洗菜盆,示意他先去切菜。

“回家两天。”阿珍回答,拿起菜刀咔嚓咔嚓切西红柿,血红色的汁水溅的到处都是。

“你怎么没跟她一起回去?”金南俊在初秋冰凉的水里搓着黄瓜,黄瓜皮上的糙针扎得他手疼。

“吵架了我俩。”阿珍自顾自地忙活,又提了一句。“她很喜欢你给的那部电影,人鬼情未了。”锅里的米饭蒸腾腾着冒出热气。

 

“那你喜欢吗哥?”金南俊问完才想起来不该问,奈何话已出口。

“我也很喜欢。就可惜没有好的结局。”阿珍回答。

 

等两人忙完那一阵,都快到下午的饭点了。金南俊直了直酸痛的腰坐了一会儿,也不打算再回隔壁开门。他珍哥比他累,心情还不好,他想着陪一陪他,反正一会儿晚饭那阵儿还有的忙。

 

可他回头一看阿珍把店门锁了。

 

“你,这是?”金南俊大张着嘴表示惊讶。

 

“你别走了,我好好做顿饭咱俩吃一顿。”阿珍把钥匙收了放在收银台旁边的招财猫爪子底下。

 

“哥,你都做了一天了还想做啊?要不咱们出去吃得了,我请你?”金南俊拍拍大腿,“我知道有家不错的烧烤就在附近,你没搬来的时候我天天去那儿吃饭。”

 

“算了,我做吧,我挺喜欢做饭的。”阿珍叹了口气,把刚解下的围裙又系上了。“我是真的喜欢做饭。”

阿珍又笑了。他掐着腰慢悠悠地踱着步走向他的小厨房,感慨似的说了一句。

“南俊,你知道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吗?”

 

金南俊摇摇头,他瘫在凳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金硕珍。

 

“我的人生目标是,给我爱的人做一辈子饭。”阿珍从冰箱里拿出冻成了冰雕的小排骨,放到水里化开。“我很早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想法,在我明白爱一个人首先得养得起她之前。”

 

金南俊低下了头。“哥··········”

 

“过来,南俊,我教你做饭,做饭很有意思的。”阿珍拿起菜板在水龙头下冲冲。

 

金南俊赶忙起身。狭小的厨房其实容不太下两个一米八的男人,他现在才感觉出来,转个身都觉得有些困难。

而他俩居然不声不响地在这个不到两平米的厨房里忙了一下午。也是神奇,金南俊想着。

 

他看着阿珍默默地在一边剥洋葱,洋葱皱巴巴的紫衣连同泥土被剥掉,露出里面光滑的半月形纹路。不知道是不是静谧到诡异的气氛作祟,金南俊总觉得阿珍的眼角泛红了,似乎有眼泪要掉下来。

 

“哥,我来吧,我来。”金南俊赶紧从阿珍手里抢过剥得光溜溜的洋葱。他伸手把水龙头打开,把洋葱放到水柱下面狠冲,哗哗的水声掩盖了一些尴尬的气氛。

 

“哥,你是要做洋葱小排是吧,你歇会儿我来弄。”南俊洗干净洋葱放到案板上,起了活了二十几年从未拿起过的菜刀。

 

他学着阿珍做的那样,用左手扶着洋葱,右手拿着菜刀对准洋葱中心的部位往下按。

 

咔,刀卡住了。

 

金南俊的顿时后背出了一阵冷汗。南俊平常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像是使不出劲儿来,他攥着菜刀把用力下压,洋葱纹丝不动。没想到这东西忽然这么难切!

他只好像拉锯一般前后移动着刀柄。刀割着洋葱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哈哈哈。”耳边响起了他哥的笑声。“你怎么能这样切啊,真是。”阿珍撸起袖子走到他身后。

“南俊,你是真的不会做饭啊。”阿珍从身后环住了他,一双手穿过南俊的腋下伸到前面来。左手覆住他的手,右手和他一起握住刀柄。

 

这倒是毫不费力的,阿珍肩膀本身就很宽,金南俊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这样,你得这样。”阿珍教他虎口用力。他的下巴轻轻抵在南俊的肩膀上。

“我·····我使不上力气。”南俊无奈地笑笑,冷汗又出了一身。

“不用着急,学学就好了。这里,哎,这里。”阿珍的手指穿过南俊的指缝固定,右手按着他的手垂直下压。

“······很抱歉。”

“你跟我道什么歉,我还要谢谢你。”

 

两个高个儿男人就这样前胸贴后背地以一种极其亲密的姿势把整个洋葱切成了细丝。

 

极度紧张的状态下金南俊不受控制地想起了人鬼情未了里男女主角一前一后手把手转陶器的那一幕。覆盖在一起的双手,紧贴在一起的身体,黏土在两双手中渐渐成了形状。也是在这样灯光昏暗的狭小空间,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鼻息里呼出的水汽。金硕珍的鼻息很轻柔地打在他的耳骨周围,金南俊心猿意马地瞥了一眼金硕珍的淡紫色条纹衬衫,竟然和自己的女神黛米摩尔在那部电影里的穿搭如出一辙。

 

金南俊突然感到一阵烦躁。

 

“对不起。”金南俊大力挣脱了金硕珍的怀抱,刀和洋葱一齐滚落在地上。

 

“你怎么了?”阿珍看着南俊,他轻挑着眉,乌黑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解。

 

“哥,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南俊没敢抬头看他,也没胆把撞掉的东西捡起来,就冲出厨房取出招财猫爪子下面的钥匙插进锁孔夺门而出。

 

他刚出门就拦了一辆出租车,“中央大道,”他把长腿收进车里报上地名,那是自己好久没回去过的位于市中心的家。他在车上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报了他要回去的消息,果不其然收到了来自两个老人家的抱怨。

 

“南俊啊,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多久没跟你爸妈打电话了你知道吗?”南俊都可以想象妈妈在电话那头皱眉头的样子。“知道知道,”南俊自知理亏地诺诺道歉,“妈,我这不回来了吗,我不想开店了,我现在就回去,天天陪在您身边。”

 

 

金南俊第二天回来处理转让事宜的时候看了隔壁一眼,阿珍店和自己的一样店门紧闭。

珍哥他心情被我昨天这么一闹,应该更差了吧········金南俊低下头,他感觉很抱歉,但昨天的形势实在不允许自己待下去。他昨晚在出租车后座上想了一路,直觉告诉他,阿珍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个普通的男人,他俩之间,是做不成哥们的。

 

既然做不成哥们,那还不如离远一点。

 

 

南俊后来他再也没回去过那片郊区。他收了收心,在家里亲戚的帮助下凭借着聪明的脑子复习考了公务员。

底层公务员嘛,工资小三千,没什么出息也饿不死自己。两年后他迎娶了上司的女儿,像是一列有预定轨道的平稳列车波澜不惊地驶向自己的人生终点。

 

他也再没看过那部电影,人鬼情未了。一是片子的女主角总教他想起阿珍,而是他觉得他觉得这个片子的结局太美好了,两个人明明阴阳两隔了还一往无前地爱着对方,这提醒他想起自己的懦弱。

 

人干吗跟自己过不去呢。

 

一个寻常的冬日晚,妻子又去邻居家里打麻将了,留他一人在家里给女儿做饭。五岁的女儿挥舞着蜡笔在他旁边不停地闹啊闹,没什么耐心的南俊干脆夺走了女儿小手里的蜡笔把她圈在了怀里。

临走前妻子特意嘱咐他做洋葱小排,“小宝正长着身体,多吃点瘦肉,把排骨都炖了。你,你前两天查体血脂高上来了,多吃点洋葱。今天老郑家三缺一我的赶紧过去,你们先吃不用等我啊。”

“嗯好。”金南俊很听话地点点头。他从冰箱里拿出排骨放到水中化开,再将动手将洋葱切成细细的丝。

离从金硕珍身边逃走已有十年,南俊早就褪去了当年连菜刀都拿不稳的鲁莽气,洗干净,切片,切丝,一气呵成。

“别乱动。”他责怪着怀中的女儿,小宝伸着小手想去抓他刚切好的洋葱丝。洋葱气味很呛,小宝还没够着就开始抹起了眼泪。

“哦,不哭啊不哭。”南俊赶紧放下刀把小宝贝抱起来转圈,女儿的鼻头和大眼睛皱在一起,豆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南俊心里一急赶紧用手去帮女儿擦,结果小宝哭的更厉害了,双眼一下漫布血丝。

“宝贝别哭了,都怪爸爸。”金南俊念叨着道歉,虽然道歉全无作用。他手上全是洋葱的味道,不敢动手再帮她擦,他想转身去好好洗一下手,一转身女儿就揪着他的领子哭得更厉害。

 

金南俊颓唐地看着女儿通红的双眼和不停滴落的眼泪。他只好把女儿更紧紧地圈在自己的怀里,却被女儿尖锐的哭声刺得耳膜隐隐作痛。

金南俊在满厨房的辛辣洋葱气息中终于湿润了眼角。然后在心底暗自感慨了一下自己一事无成的人生。

 

end.

:哎呀如果有谁能看到这里真是谢谢啦!因为这篇写得非常不顺,自我感觉也很差。好几次差点进行不下去。但不管怎么说,这是我2017年最后一篇文章了,一事无成也是很符合我2017年的颓丧心情了。这篇文章里面有很多我的回忆,零几年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旁边有一家藏污纳垢的影像店,还有学校边的小饭店之类的。然后每天感慨自己一事无成就是我自己的常态啦。灵感来源于防弹周偶大哥教南俊切洋葱的片段,南硕南一直站不稳,而且我突然想写一下懦弱又无为的南俊是什么样子,于是就写了这篇。

大家元旦快乐啊!2018怀挺~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