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INO

爱窝俊,爱mino.我还没有坑,我还在坟墓里挣扎

souler1【南糖,微南泰】大概是个短篇

【南糖,微南泰】

本来还是想写南泰,但是我最好的朋友是个糖骑,曾经要我写个南糖,想想就写了南糖。泰泰来跟我在一起哼。希望能在她生日之前写完。

 

金南俊最近心情不太好。

他是个医生,重点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半年前刚走出校园的他,在现今竞争十分激烈的医疗市场,凭借自己的傲人的双商很顺遂地找到了一份全国重点三甲医院的工作。按理来说他应该没什么烦恼才对。

“金医生个子高、身材好,还一表人才。”科主任看着他露出慈祥的微笑,“我有个侄女儿跟你一个大学毕业的,知书达理长得漂亮,等我有空给你介绍介绍。”

金南俊戴着一次性口罩眯眯双眼朝人做了个微笑的样子,隐藏在口罩里的嘴角却耷拉下来。

他跟男朋友刚分手不到一星期。

他男朋友叫金泰亨,是他初恋,两个人高中时就在一起了。彼时金南俊还是个一心沉迷学习的直男,泰亨是他们班的班长兼班草。

跟所有寻常又不太寻常的爱情故事一样。美丽点的那个迷惑了老实点的那个,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然后开始了十几年如一日的纠缠。

 

金南俊无数次在深夜打着电话对远在国外读建筑的金泰亨抱怨,“你这家伙,如果没有你掰弯了我,我或许就不会这么痛苦。”

 

“我们明明是相互掰弯的好吗,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金泰亨不以为然,他在大洋彼岸是艳阳高照的白天。“全校那么多男的我可就看上了你一个。”

 

“还有南俊啊,你很敏感,这跟恋爱无关,你和谁在一起可能都会痛苦的。”

 

“更何况我们明明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啊哥。”

 

回忆。

 

是啊,回忆。

 

回忆支撑了他们的过去,可惜撑不起未来。

 

在金泰亨决定留在美国工作的那一天他们走到了尽头。他俩不是会为了事业迁就爱人的人,分开的时候倒是还很平静。

 

“哥,其实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你。”泰亨在电话那头絮叨。“但跟你这么多年一点也不后悔。你是我最爱的人,可能以后也不会有谁·····给我这样的感觉了。哥,别看你是医生,自己身体却不好,你平时注意一点。”

“值夜班就值了,回家一定好好睡觉。”

“平常多出去约约会。别闷着自己。”

“我回国还会找你玩的,你要幸福哦哥。”

“有男朋友了不要告诉我哦,我心很小的,有女朋友了告诉我没问题哈哈。我帮你挑挑。”

“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泰亨的声音终于带了点分手时刻应有的迟疑。

这死小子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自说自话十分钟了吗?!南俊擦了擦眼角,竟没有眼泪流下来。虽然胸口是堵的。

他拿着手机站在医院顶楼的天台上,连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袖口还沾着点刚刚查房换药不小心蹭上的血污。

“泰泰,我没事的,我可是你哥啊。”南俊举着手机望着远方鳞次栉比的高楼,“我也不后悔的,我也很爱你的,但是我以后再不会找你这种的男朋友了。”

“哪种啊,哥,你说话好伤人哦。”

“你这么漂亮的这种。”

“泰泰我先挂了,我还有两台手术。”南俊挂了电话。

 

金南俊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再也不想找一个,异地的,特别漂亮的,让人忍不住给与无限宠爱的伴侣了。

 

下了班的南俊随着人流挤上了高峰时期的一号线。他做了一下午手术,身上有种不算好闻的鲜血味道和电刀割肉时散发的糊味。站在他旁边的年轻女孩看他一眼皱了皱眉头。

金南俊的胸口氤氲的一团烦闷突然爆炸。

他后退一步抵上地铁门大张开嘴喘气,地铁里浑浊的空气涌入胸腔,带来镇定舒缓的错觉。

我要在黄陂南下车。金南俊调整呼吸。我今晚一定要跟别人一起过。妈的。虽然明天他妈还有一天的班。金南俊自暴自弃地想着。

 

本来该在中山北路下车的他金南俊只坐了三站就下车走人。说实话,他本来打算今天回家随便吃点东西就好好睡觉的。

 

新天地D2,是他今晚要去的地方。金南俊轻车熟路地找到了gay bar的大门。以前跟泰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来过两次。泰泰喜欢一楼的舞池,他自己喜欢二楼的酒吧。

 

他们来的时候,南俊总喜欢站在二楼喝着啤酒看楼下的泰泰跳舞。这小子四肢很长身体不是非常协调,但还是托了俊俏脸蛋和无邪笑容的福,总是被邀请上台和圈中名媛一起跳舞。有时候为了惹南俊生气,泰泰还会做一些稍微惹火的动作。然后赠予他一个放肆的眉媚眼和清纯的微笑作为道歉。

 

哼。南俊捧着啤酒瓶在在二楼酒吧里转悠转悠,把目光从一楼舞池里收回。

 

他环顾四周,周围人并不多,偌大的酒吧很空,三三两两的人分散在不同的圆桌旁。与楼下人声鼎沸形成鲜明的对比。 

 

喝到第三瓶的南俊酒壮怂人胆,一屁股坐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闷头玩手机的男人对面。

 

········是个脸很小很白的男人。

 

男人抬脸拿小眼睛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两下又把头低下了。

 

“你不会被人甩了吧,脸这么臭。”对面男人说。

 

“嗯,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南俊岔开腿歪在椅子上,又闷了口啤酒。

 

“你在这里转悠了将近半个小时都没人搭理你,等人也早该到了。”对面男人终于把手机放下了。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衬衫和领带,并了并细腿坐工整。“来这里玩再怎么也得打扮一下,”男人垂睫瞥了一眼他的运动裤运动鞋,“你刚下班连衣服都没换,约炮也不带这么随便的。怕是下午刚分手,临时起意在黄陂南路下的,现在心里快憋屈死了吧。”

 

金南俊微张着嘴听得仔细,他垂着手拿着酒瓶酒瓶歪了都没察觉。

 

“你是干什么的啊。”

 

“你先别问我,我知道你是大夫。”对面男人指了指自己的领口向他示意,“你这有一小块血没洗掉呢。”

金南俊赶紧低下头,艾玛还真是。

“你身上有种鲜血发酵的腥味儿还有股糊味,你一坐下我就闻到了。跟我当年做阑尾炎手术时身上一个味道。”对面男人抱起双臂微微笑了,“个子挺高体格不小,你外科大夫吧。”

 

“你······你是我病人吗?”金南俊有点不可思议。“我没见过你呀。”

 

“我是写小说的。观察揣摩别人是我的爱好,你就说我推测的对不对吧。”

 

“对。”金南俊点点头,心里有点佩服。

 

对面男人点点头,又拾起了手机,没再说话。

 

“那你呢,你介绍一下自己呗。我请你喝酒。”金南俊招呼waiter拿来两瓶啤酒,推了一瓶给对面男人。

 

“闵玧其,26,作家。”男人伸手跟他碰杯,响声清脆。

 

“金南俊,25,普外大夫,性别男,爱好男,今下午刚刚分手。”金南俊很心机地多说了两句。他突然觉得这个闵玧其的鼻梁挺直得很好看。

 

“奥。”叫闵玧其的男人听罢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闵玧其,性别男,爱好男,单身。”

 

“所以说,为了我们的单身,干杯?”金南俊突然有点高兴了,他觉得对面这人蛮有意思,他俩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干。”又是清脆一响,啤酒撞击着瓶壁打出愉快的泡沫。

 

“那个,你想做爱吗。”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