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INO

爱窝俊,爱mino.我还没有坑,我还在坟墓里挣扎

【南泰】the day you went away

Chapter2

对于金南俊后来又回到了首尔跟金泰亨组合一起出道了这件事,金南俊很少提起。

他是个不愿意欠别人人情的人。跟何况是经纪公司社长的小少爷的情。

他最讨厌的就是吃人家的软饭了,更何况还是个小他两岁弟弟的软饭。

 

“南俊啊,快出来吃饭,顺便接个电话,原来的社长找你~”妈妈在客厅喊他。

“好的妈妈。”南俊揉揉酸涩的眼睛起身。

 

“社长?”南俊接起电话。

“你可以出道了,来吗?”电话那头响起了社长的声音。

“·······”金南俊翻了个白眼,“社长,今天不是愚人节,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打错了吧。我是金南俊呀。”

“我没打错呀,我就是打给金南俊的,RM嘛。你的艺名还是我起的呢。”

“你让我出道?不是出不了了吗?你的钱周转开了?”

“嗯,这些问题嘛,都是小问题。关键是你可以出道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好吧,金南俊挠了挠额头,姑且信你一次。他托着话筒转头看了看餐桌前等他吃饭的爸爸妈妈,压低声音。

“怎么个出道法?组合还是·····”

“组合,跟个主唱一起。”

主唱?

“男的还是女的啊····主唱。”南俊的大脑飞快构思了一下出道后的职业规划。

“南俊你想啥呢,还女的。当然是男的了。”社长笑出了声。

男的主唱,金南俊快速在脑袋中构想了两个男的面对面唱情歌的情景。

算了,能出道就行。

“你要是再放我鸽子怎么办。我可是马上要高考了。”

“不会了,都准备好了,我从你这三年写的歌里挑了几首,加上我写的一些凑张专辑绰绰有余。出道舞台都定好了,你高考完来可以的。”

有这等好事?金南俊难以置信地歪头看了眼听筒。

“你真的是社长吧,我说。你的名字叫金启昭是吗?”南俊声音有点发虚。“虽然这么说不好,但,你不是诈骗公司的吧。”

“你这小子·······再怎么我也是你社长吧,你看你这态度,得亏我泰·····算了算了,金泰亨你认识吗,他就是你未来的搭档。你可以抽空谢谢他。”

这下是金南俊被撂电话了。

 

金南俊高考完收拾收拾又回去了。

 

南俊来到small white大楼楼下的时候有点尴尬。不仅因为社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全程没用敬语,也因为金泰亨先前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表现得不太友好。

 

事已至此不好说什么,只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吧,金南俊抬头望望四楼社长办公室的窗口。他毕竟当时处于梦想破灭与紧张备考的双重重压之下。

 

其实通情达理的,不,是日理万机的社长早就原谅他了。南俊想要正式地对金社长道歉,结果刚进门就被正在接电话的社长一挥手赶出来了。

 

“你直接回宿舍吧,去见见泰亨。”社长说。

于是金南俊静悄悄出现在了宿舍门外。阔别半年的他端详着“金南俊的工作室”的门牌有点惊讶。他不是扔了么。

看来是被人捡回来了。他用手戳了戳门牌,发现是用玻璃胶重新黏合的,粘得挺牢。他拿下叼在口中的棒棒糖敲了敲门。

一个小脸圆圆眼睛大大的男孩顶着一头鸡窝给他开了门。

“你好,找谁?”男孩的眼睛睡得还没完全睁开,肉嘴唇翘着。

“我是金南俊,”南俊拿手理了理书包袋子,“你就是泰亨吧,我想跟你道个······”

 

话没说完,金南俊就感觉自己不算娇小的身躯被来自怀中的冲击向后直直倒去。

“哦·····靠啊好痛”金南俊感觉自己的肩胛骨跟沙发角亲密接触后碎成了渣渣。

金南俊未完成的道歉也吞没在泰亨的小狗般喋喋不休的碎碎念中了。

“哥,你就是南俊哥吗?原来你就是南俊哥呀。怪不得哥脾气不好原来哥长得也很凶喔。”

这死小孩居然扑倒在他的怀里。

“·····这个先不提,你能从我身上起来吗?”金南俊嘶了两声以缓解后背的痛苦,他梗起脖子瞪着趴在自己胸口的没礼貌的小孩。

棒棒糖也不知道被抛到哪里去了,浪费。

“哦。抱歉哦哥。”小孩终于不好意思了,他摸摸自己圆圆的脑袋,笑得像颗裂开了的板栗。“这是我打招呼的方式,只是没想到你站的这么不稳。果然又高又瘦的人都重心不稳吗。”小孩拿手撑着他的胸口站起来了。

“哦凑·····”金南俊感觉到一种肋骨被碾碎了的快感。

 

 

“你多大了?”

金南俊翻着歌词本斜着眼看在一旁拿手机做直播的金泰亨。

“啊,谢谢姐姐送的花!泰泰收下了哦。”泰亨张开双臂朝屏幕比了个心,明媚的脸上嘴巴都笑成了方块形。“我最近要准备出道的事情可能会很忙,以后不经常直播了,看不到姐姐们泰泰也会很伤心,姐姐们请耐心等我回来喔~”泰亨收起笑容露出一副沮丧的表情,仿佛刚才兴高采烈的是另外一个人。

 

南俊哼了一声以示轻蔑,他把歌词本啪地合上甩到一边。这么小演技就这么好当歌手出道屈才了吧。

 

“所以说你会唱歌吗?还有你多大了,请一个一个回答我的问题。”南俊看着泰亨终于把手机关了,一本正经地问他。

 

“我?我会唱歌啊,我最喜欢唱歌了。还有我今年17,刚高中毕业。”金泰亨瞪着眼睛回答。不小心又笑了。

 

所以说你就比我小了一岁吗,金南俊挠头,怎么这么幼稚。

 

像知道他要说些什么,金泰亨抢先说道,“哥也就比我大了一岁,怎么这么老成啊。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你有什么烦恼吗?”

 

金南俊决定不理他。

 

Chapter 3

之后两人过了一段很忙碌的日子。录歌,彩排,录影,拍平片。除了必要的合作,两人鲜少交流。

 

“哥,我们的组合叫什么啊。”金泰亨握在沙发里抱着可乐瓶子问他。

“RV啊,不是说好了。”金南俊背对着他回答。

“什么名字啊,这么随便。”金泰亨咬着可乐瓶口。“你看人家的组合名字,脸红的思春期,trouble maker ,一听就是有很多故事的男同学。我们就叫个‘那些年消逝的青春’或者‘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之类的名字多好。”

“·······”金南俊没说话。

“那哥,叫VR不可以吗,为什么要叫RV啊。”

“不行。”金南俊回答得倒是很干脆。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哥,还有你是社长的儿子,我知道这个组合是为了你组建的,作为你的搭档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你要记住前面一直有一个我才行。”金南俊拉上背包拉链。背上包看了金泰亨一眼。

泰亨睁圆了眼睛张着嘴唇。可乐瓶子空了他都没有察觉。

这似乎是南俊哥对他说得最长的一段话了。

“哥你生气的时候好帅哦。”

“······我没生气,我去吃饭了,你自己随意。”金南俊拽着长腿迈出了门。

这小子。

 

工作之余南俊会捧本书看,泰亨有时会在一边打开直播。后来觉得可能会吵到他哥就不再做了。 

 

有天南俊坐在凳子上弹吉他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偷拍了。

他回过头,看着金泰亨举着手机对着他一脸窃笑的样子。

南俊瞪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弹。“你拍我干什么。”他有点不自在地说。金南俊不像金泰亨,是天生的爱豆,也是天生的宠儿,发现被偷拍了也会摆出一个勾引的笑容再来个苏炸了的比心什么的。

他只是觉得有点尴尬。

 

“哥弹吉他很帅的。”金泰亨皮很厚地没把手机拿开,他双腿跳上沙发换了个角度继续拍。

“哥长得很高,四肢很长,四肢修长的人坐着弹吉他很好看的。”这小子还自说自话起来了。

没完了。

南俊继续拨弦。

泰亨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光着脚几步跳到金南俊的面前。

这小子······金南俊不得不注意他。

泰亨拿手指碰碰金南俊的膝盖,靠近他的脸眨了眨眼睛向他示意。

钢铁直男金南俊表示自己受到了冒犯。

“合起腿来,哥。”泰亨又拿手触碰他的膝盖。“哥的腿长,跷二郎腿好看。”泰亨跪在他面前作势要抬他的腿。吓得金南俊赶紧把腿叠起来躲开了。

碰巧就摆了个二郎腿的姿势。

“咔嚓!”金泰亨举着手机比了一个ok 的手势。“好看的,哥”泰亨笑得眉毛拧在了一起。“我会发到我们的官方推特上,肯定有很多赞的。”

 

金南俊没有关注他们的官推。不是他别扭,只是因为他不常上推特就没关注。刚刚高考完金南俊手机玩得不顺溜,游戏都不太会打。

 

但他还是在吃饭的时候用手机刷了一下推特。

 搜索“RV_Offical”,果然第一张照片就是自己翘着脚弹吉他的图片。金南俊凑上去仔细瞅瞅。自己的头发有点乱,戴了个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衫内搭T恤,怎么看都是个屌丝博主在弹吉他的样子。

“Hi~今天又是辛苦练琴加写歌的一天呢。谢谢大家的支持,会继续努力哒ლ(°◕‵ƹ′◕ლ)”

 

居然有一千多的赞。看来眼瞎的人还真不少。金南俊腹诽。


八成是金泰亨发的。金南俊收他短信的时候见过这个表情,他就爱用这些表情。

 

金南俊手滑向前翻了翻,发现这个账号有好多好多条推。他明明没有参与更新过,但金泰亨把它营造成了一副两名成员轮流更推的样子。

除了金泰亨自己的一些日常卖萌照片,自己也常常出境。

 

金南俊接着向下翻。

 

吃饭的自己,写词儿的自己,坐在阳台晾衣服的自己,拍摄的自己。还有睡着了的自己。

哦凑·····金南俊看了一眼又别开了脸。自己睡着了怎么不把嘴闭上啊,好丑。他的手有点颤抖。

 

居然有3000赞?!厉害了。果然我们的粉都是黑粉吗?!

 

“今天录影时RM哥睡着了,还长着血盆大口w(゚Д゚)ww(゚Д゚)w哥每天都很努力工作才会不小心睡着。哥加油哦,I ‘m proud of you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RV~(づ ̄3 ̄)づ╭❤~    11月10日。”

 

这小子。金南俊合上手机。


:昨天看了一个短视频,V帮RM整理衣服的视频,还说了一句“I ‘m proud of you ”,感动的不行。我会写个傻白甜的he .虽然会有点小波折。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