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INO

爱窝俊,爱mino.我还没有坑,我还在坟墓里挣扎

美少年日记【泰正霜花】


※泰正泰正。雷者勿入😅霜花vhope/vkook注意。
年龄操作,写得不好,长篇先放一段试试水
泰29岁国锡15岁

下课铃飘荡在这所中学里。

“同学们下课了,回家注意安全”老师合上书,笑眯眯地说。

一时间教室里耳语声拾掇声嘈杂一片。

田柾国合上手中的练习册和书本,拉开凳子准备和同桌号锡一起放学回家。

“小国,你先走吧,我有事。”号锡把书一合朝前挪了挪凳子,从课桌里掏出小镜子理起了刚染好的红色头发,没有要走的意思。

田柾国愣了愣。

“你怎么每天都有事,咱们已经快一周没一起走了。”

田柾国有点生气。

身为一个高中男生倒不是非要人陪着放学,只是号锡的态度让他心里有点不爽。

他俩一起长大,是邻居,是朋友,几乎无话不谈,分享所有的秘密。

而现在号锡不但不跟他一起回家了,还有不少事情瞒着他。

高一生田柾国感到自己的心里有点酸,这种感觉可能叫背叛。

“小国对不起哦,”号锡说着,对着镜子用指尖压了压中分的刘海。“我真的有事,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就一直陪你好不好?”


不好,田柾国在心里说,他没答话。

郑号锡把镜子收起,他腾出手想要搭田柾国的肩。

田柾国把肩膀向后一撤,问道,“号锡你有女朋友了吗。”

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没有。”号锡笑得有点不自然,眼神飘忽着滑向美丽的下垂眼角。

他的手悬在半空中。
“没事了。”

田柾国说,他一把拽起摊在课桌上的书包,从同桌号锡背后艰难地迈腿出去,“你有了就告诉我,我会替你高兴。”

“不过,”快走到门口的田柾国突然回头,“你这几天回家好晚,不要忘记学习。”

田柾国圆圆的大眼睛像盈了一汪水,里面有火苗在跳动。

“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考好大学的。”

嘭----田柾国扔给他一句话和一个关门的尾音。



田柾国可能闹别扭了,郑号锡想。

他可以理解,但他并不想向柾国认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号锡慢吞吞地走出校门,在校门口的公交站牌旁站定。

这是他们的约定,号锡环顾四周。

不期然他看见了站在对面公交站牌旁边的男人。

身材高大的男人头发长且自来卷,浅棕色的刘海软趴趴地垂下来几乎遮住他的眼睛。

他身穿着暗色休闲西装,手中拎着一个半旧的男士公文包。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他瘦长的双腿,脚上一双有些磨损的休闲皮鞋。

是他,是金泰亨。

号锡不由自主地小声笑了出来。

看到男孩的笑容,金泰亨的嘴角也轻轻勾起。他狭长的眼睛弯了弯,显示出少见的温柔颜色。

他朝男孩轻轻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弄堂弯而窄,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向前移动。

暮色下沉,安静的巷子里只剩下脚步声。

咔哒,开锁,吱呀,开门。

高个子男人闪进宅子,却没有关门。

穿着白色校服的男孩轻轻迈进大门里。


沉闷的关门声仿佛打开了某种开关。

穿着白色校服的号锡一下子扑进男人的怀里,男人来不及把包放下便揽过他,把男孩的头按在怀里的同时坏心眼儿地把手朝他的腋窝伸去。

“哈哈哈,别碰我,痒。”

号锡原地转了一个圈,巧妙地从男人手里挣脱,同时双手举过头顶,身体突然发力,如抽搐般玩起了Poppin。

“今天刚学了个舞,要跳给你看嘛?”叫做号锡的男孩垂眼笑了笑,嘴唇轻轻抿着,嘴角尽头出现两道梨涡。

“你不是退出舞蹈社了吗,怎么还能学新舞蹈?”男人脱下西装,边换鞋便问他。

这句话仿佛戳到了男孩的痛处,他昂起头捋了捋红色的碎发,“所以说我偷偷学的嘛”他嘟哝着,一脚踢掉了鞋子,向屋里面走去。

评论(6)

热度(17)